<address id="jbxbh"></address>

              中國福建網

              當前位置:中國福建網 > 教育 > 正文

              我國高?,F代遠程教育質量評價的反思與英美“第三方”評價模式的啟示

              作者: 編輯 來源:互聯網 發布時間:2022-01-07

              ┊文章閱讀:

              成都理工大學計算機科學與技術專業 王蘇霖

              摘要:疫情防控的需要促進了我國的遠程教學活動,而建立完善的教學質量評價模式是推進“互聯網+教育”的重要任務之一。當前,我國高校傳統質量評價模式存在評價質量觀念模糊、過程性評價缺乏、評價主體單一、質量評價反饋作用滯后等問題;線上教學質量評價模式存在缺乏教與學過程性質量監測、更“動態”的評價方式等問題;而教育質量第三方評價,具有客觀、中立、評價主體多樣化、評估工具提高了現代化活力等的特性。通過借鑒英美發達國家成熟的教學質量第三方評價模式,可以健全高等教育質量“第三方”評價的法律法規,建立跟進式持續審核的“第三方”評價模式,推動社會力量的參與和監督,完善評價模式。

              關鍵詞:高校遠程教育質量評價第三方評價

              一、簡介

              疫情影響下的教育教學,使信息化教育方式成為必然。由于疫情防控的需要,我國教育部提倡“停課不停學”,“教師和學生同步學習線上教學內容”,發布實施了《關于統籌做好教育系統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教育改革發展工作的通知》的政策。

              各高校與企業相合作,教學環境借雨課堂、釘釘、學習通等在線平臺提供,然而遠程教育在我國仍是處于逐漸被廣泛接受的階段,遠程教學上,企業與學校的配合還未發揮足夠,如何達到“互聯網+教育”的目標,即利用新型的跨領域結合的教育模式,融合了信息技術、教學設計、配套設備以及無線網絡的科技環境,創建與教師、家長、學生、研究人員之間的豐富連接,最終實現基于個性化需求的個體真正參與的共創體驗[1],如何建立更加客觀、科學的教學質量檢測與評價方式亟待解決。本研究旨在剖析當前高校教學質量評價模式以及在線教育評教的現實困境,在凝練國外“教育質量評價‘第三方’參與”經驗的基礎上,提出我國大學遠程教育的變革策略,為優化信息化教學的建設與管理提供借鑒。

              二、我國大學遠程教學質量評價的問題及分析

              目前,據統計我國現有《中國互聯網發展狀況統計報告》數據顯示,截止2019年6月,我國在線教育用戶規模達到2.32億,而2019年底全年在線教育用戶規模預計將達到2.6億人[2]。對于教學質量的評價方式主要有以下三種。

              一傳統教學質量評價存在的主要問題及挑戰

              目前我國高校內部已經形成了包括學生評教、教師自評、教師互評、專家評價、領導評價、教學督導、教學榮譽獎勵等在內的學校教學質量保障措施[3],質量評價主要包括職稱評審中的教師教學質量評價、教學業績考核中的教學質量評價、教師日常教學中的教學質量評價等幾個部分[4],而在諸多評價中,學生評教逐漸成為核心,學生評教結果甚至與教師績效直接聯系,如此帶來的教學質量評價具有明顯的管理主義。例如,我國多數高校將學生評教作為考核的硬性條件,從而使教師為結果而放低某些方面的教學標準,以此得到更高的學生評分;不同課程的監測、考核側重點本應有所不同,但以學生評教為核心的傳統質量評價機制所指定的各項指標都相同,不能良好的反應教學質量的優劣,由此的學生評分模式亟待改善。

              高校質量評價的設置初衷是為促進教學質量的改善,營造更好的教學氛圍,而如今過分強調學生評教,不僅使同行間的質量評價等變得次要且流于形式,更使學生的評價變得越發非客觀和敷衍。此模式反映出的問題,主要有在評價的本質上、做法上兩方面。第一,本質上,由于質量評價的觀念模糊,過分側重于管控教學,而忽視了大學需要什么樣的課程質量觀;幾個簡短的指標考核即便滿分,也遠不能說明此課程便是優質的,此指標基于怎樣的觀念,由何人制定,為了怎樣的目的,能達到什么效果,由此引出第二點——做法上,首先是對過程評價的缺乏,傳統教育的課程調查多集中在期中與期末,而缺乏對學生自學以及階段性學習情況的了解;其次,評價主體及其標準的單一,在外部質量評價與質量評價的標準劃分上,外部主要以政府為主導,而指標又以籠統的“理論課、實驗課”來劃分,缺乏客觀性,忽視了各學科課程間細微的差異性;最后,質量評價反饋作用滯后,過程評價的缺乏,而集中于期中期末調查的學生評教信息不能及時反饋,教學也因此不能及時獲得有效信息以改進。

              二線上教學質量評價存在的主要問題及挑戰

              在疫情期間線上學習效果調查研究顯示,學生“停課不停學”期間線上學習的質量評價總體為不太滿意[5]。例如,以高校本科生群體為對象問卷調查統計分析顯示,學生更傾向于選擇操作簡單、師生交流互動方便的騰訊會議;對線上課程的滿意占比為,27.2,而在知識點的掌握上和對自己學習程度的評價上,優秀、良好、一般的學生比例分別為6.4、46.4、41.6[6]。由此反映出我國線上教學模式的不成熟,且學生的評價反饋并未得到及時處理。

              線上教學質量評價問題主要如下:第一,教與學過程性質量監測的缺乏。在信息化時代的巨大便利下,資源的整合與收集既是容易的,也是容易“嬌慣”學生的。線上教學形式,主要由教師引導與組織,利用如ppt、錄播視頻、慕課、電子書等進行教授,學生再結合以上學習材料與方式達到遠程教學目的,且學生可選擇平臺眾多,如釘釘、雨課堂、騰訊會議、學習通、智慧樹、QQ直播等,充分給予了學生靈活多樣的選擇。與線下課堂相比,線上教學不同于傳統的課堂式非信息化教學,更注重的是學生的自學能力。當那些在習慣多年處于學校監督學習的狀態下,卻突然被賦予了選擇的權利的學生,該如何自學,而自學的能力本不該是由于它的主觀能動性,而被排除在對教師課程考核之外。教師的教是謂:教其不知,而恤其不足。更是由于自學的能力在線上學習中所占的重要比例,才得以將其對學習本身的重要性放大,線上的數據收集更應全面的收集學生的自學信息,由此實現線下不能滿足的“動態”規劃。因此如何有效地監測教學進程與自學情況,并且避免照搬線下教學質量評價模式是線上學習所需面對的問題;第二,缺乏更“動態”的評價方式。雖然得益于平臺的豐富性,能實現評價的及時、多元性,但教學資源平臺與教育教學質量評價體系兩者相對獨立,對課程的評價一方面仍是以學生評教為核心,一方面提供平臺的企業即第三方參與度不夠,另一方面,在教學質量評價時,對資源平臺的數據利用不足,無法形成科學的、明晰的動態課程規劃,不能高效地改進教學質量。

              三利用第三方平臺與數據評教的分析與特點

              2019年1月,《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提出,積極支持第三方機構開展評估,將考核結果作為政策支持、績效考核、表彰獎勵的重要依據。同年7月,國家發布的《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此文件強調為加快推進教育現代化,建設教育強國建立需以發展素質教育為導向的科學評價體系。由此更需要以完善的線上+線下教學模式,結合教育質量第三方評價來實現。教育質量第三方評價,也稱體制外評估或外部評價,是指獨立于教育行政系統之外,介于政府、學校和社會三者之間的專業組織的評價[7],由于教學質量評價體系與資源平臺的相對獨立性,雙方資源都未能有效整合與利用,而引入第三方獨立的評價機構,得以實現信息的流動。

              第三方評估機制的特點具體而言,有:第一,本質上,第三方角度具有客觀、中立的特性,可將其他與評教無關的因素影響降至最低,減免了高校內部評價的管理主義與行政主義傾向;第二,做法上,首先,評價主體多樣化,能構建政府、高等院校、企業、科研機構等多元主體的參與模式,這種注重社會參與的方式,從而將教學的辦學、監測、評價分為獨立的三部分,相互制約和促進,體現了多方參與的制衡性,促進了教育行業上各獨立部分的交流[8];其次,評估工具能提高現代化活力,充分利用相關專家與學者的能力,為教育行業注入新鮮血液刺激其發展與改進,推進了質量評估的專業化進程。

              三、國外“第三方”參與的教學質量評價模式的優勢與特點

              第三方評估機構,早在1994年,伊爾·卡瓦斯Elaine在其著作《外部保障系統》External Security中首次為此概念界定——“評估中介機構的創建一般而言是為了緊密政府部門同獨立組織間的關系達到一種特殊的公共目的,同時也是一個正式創建起來的團體?!盵9]。而第三方組織——“可以被看作是一個組織單位,它能夠為處于外部環境之中的‘股東’提供服務,‘股東’由政府、學術界和客戶組成。用五角大樓去描述它們之間的關系可以更加清楚的反應出緩沖機構的作用和現實情形?!盵10],能有效推進高等教育評價系統的發展。在英、美等發達國家,教學質量第三方評估在多年的發展下,已建立起較完善的體系,以下以英、美為例分析兩國的評估特點與優勢。

              一美國高等教育第三方質量評價機制的特點

              美國具有最高權威性的認證機構為,美國高等教育認證委員會CHEA和美國聯邦教育部USDE,其余全美高等教育第三方評估機構都是通過它們進行資質認可的[11]。評估人員結構多元專業化,大多來自各類專家、企業單位代表人、高校代表、公眾和學生代表,并在各所評價機構依據各自獨立的流程和評價方法開展評估。由于評估標準據實際情況而變化,所以當高校具備以下條件:一,高校具有切實可行的培養目標且具備所需要的資源;二,高校的任務實施情況與培養目標的實現路徑相一致;三,高校有完備的計劃以完善后續目標的培養此三點時,表明高校通過了認證[12]。實際流程包括:資格認證審查、高校自評、實地考察、評估決策、監督及復評。而評價機構同時也要受到監管,其需進行各層面的認可,即通過美國教育部USDE的認可,或者經高等教育認證委員會CHEA、媒體等社會力量進行監督,以獲得與提高自身機構的社會認可度[13]。

              二英國高等教育第三方質量評價機制的特點

              英國在1998年的《21世紀的高等教育》中賦予了QAA作為高等教育質量評估保障署的責任與義務,且在2017年,QAA與英國政府簽訂了《高等教育質量保障機構的章程》,表明了QAA的權威性。英國高等教育第三方評價機構主要由QAA、科研評估組RAE組成。評價評估人員大多為高校專家和來自不同行業組成的QAA董事會,為保障客觀、公正、合理與專業性,進行評估進程前,會先進行嚴格的篩選與培訓。QAA以動態的評估指標持續更新審核標準,要求各個高校根據自身的實際情況和學校特色構建本校的院校持續審核標準,包括學科標準和教學標準等[14]。教育質量的評估進程便是QAA的發展歷程,經歷從學科評估到院校評估,再到“院校審查”階段直至如今的基于風險管理的“高等教育評估”階段[15]。實際流程包括:高校自評、實地考察、評估決策、周期性復評。同時,第三方的評估受到官方或非官方的監督,即例如QAA由英國質量評估常設委員會UKSCQA代表英國政府對其進行監督,并在自己的官網上保持和社會大眾的聯系,及時獲得社會反饋與建議;或者經由如《泰晤士高等教育》THE等社會力量監督[16]。

              四、啟示與建議

              疫情的隔離需要,成為了在線教育改革的“導火索”,我國大量涌現的在線遠程教育平臺為學生帶來前所未有的多元選擇與學習體驗,而在全球對抗新冠的大視野下,在對比國內外教學質量上,在反觀首次的全國性大規模實時互動式遠程學習結果后,掣肘我國高校教育教學質量評價制度改革的現實問題亟待發現與解決?;谝陨涎芯康贸鱿铝袔c啟示。

              一健全高等教育質量“第三方”評價的法律法規

              國外完善的第三方評價體系都是建立在政府的支持上。我國政府既應簡化放權,以鼓勵第三方機構的成長并刺激市場競爭,又要給予企業足夠的獨立地位,如為其簽訂撥款協議,支持其合理地收納高校所繳納的會費等,以支持第三方機構能公平公正地評價評估高校教學質量,同時需要制定法案以嚴格要求機構保障評價的高質量,以及保證第三方任何活動的可掌控性,以免其漸背離初衷。

              二建立跟進式持續審核的“第三方”評價模式

              跟進式持續審核,是指利用第三方機構參與評價,填補原本各自獨立的在線遠程教育企業與高校間,無法充分利用各自信息數據的缺憾。第三方機構利用企業收集的學生在線學習大數據實時跟進,再根據處理后的數據要求高校根據自身的實際情況和學校特點構建本校的院校持續審核標準,包括學科標準和教學標準等[17]。而持續審核最大特點便是改變了以前直接對高校進行質量評估的方式,轉為更注重對高校內部質量保障機制有效性的評估[18]。完善了線上教學的動態化管理。

              三推動社會力量的參與和監督

              為保障教學質量,既要對教學本身進行監督,也要對評價者進行監督,這需要兩者之外的社會力量的參與。一方面,將機構評價標準、流程、結果公開于眾,如公布在其官方網站上,并設置留言欄以接受社會的監督;另一方面,與企業積極合作,如著名刊物、新聞媒體等,發布具有權威的高校教學質量數據,并鼓勵各行專家參與評價。一來提高了第三方評價機構的市場活力,二來保障了公眾的對教學情況的知情權,三來推進了機構的嚴謹性以不斷完善自身評價機制。

              四完善評價和反饋的及時性并有效利用反饋信息

              依據機構的評價標準,利用跟進式審核結果,設置必要的教學需評價階段,以真正實現“動態規劃”教學的科學性、合理性,由此設立再評價小組對反饋信息的利用進行評估,即將過程評價、階段結果評價、階段信息再利用結果評價、最后結果評價以及高校自我評價相結合,而評估結果的好壞直接與政府的財政撥款金額掛鉤,保證第三方評價工作的可持續性,促進高校參與的積極性。

              參考文獻:

              [1]李鵬,楊紅萍.“互聯網+教育”的實質與實踐[J].教學與管理,201927:9-11.

              [2]張婷;肖志雄;常雪凝.“互聯網+”視野下在線教育平臺使用現狀及建議舉措——以大學生群體為例.辦公自動化.2020年09:41-43.

              [3]郭麗君.走向為教學的評價:地方高校教學評價制度探析[J].高等教育研究,2016,3706:68-73.

              [4]劉強.超越管理主義的平庸:高校教學質量評價的實踐審視及其重構.當代教育科學.2020年10:27-36.

              [5]夏霽;鄧江樓;向云波.多維視角下中學生疫情期間線上學習效果調查研究——基于466份中學生滿意度問卷調查分析.中國教育信息化.2020年24:22-27.

              [6]尼加提·卡斯木;阿不都艾尼·阿不里.大學生線上/線下學習模式的滿意度調查分析.現代商貿工業.2020年31:100-102.

              [7]馮虹,劉國飛.第三方教育評價及其實施策略[J].教育科學研究,20163:43-47.

              [8]柯昌林.職業教育質量第三方評估機制的現實問題及其化解.教育與職業.2021年01:58-63.

              [9]ElaineEl-Khawas.ExternalScrutiny,USStyle:GovernmentsandProfessionalEducation[M].SocietyforResearchintoHEandOpenUniversityPress,1994:35.

              [10]EdgarFrackmann.TheRoleofBufferInstitutionsinHigherEducation[J].HigherEducationPolicy,1992,503:14-17.

              [11][12]黃明東,陶夏.高等教育第三方評估機構的法律身份及其適用邏輯[J].大學教育科學,201803:51-56.

              [13][16]崔曼秋.高等教育第三方評估的中外比較研究.哈爾濱師范大學.2020年01

              [14]王莉芬,王丹慧.英國高等教育質量評估體系的特征及啟示[J].黑龍江教育高等研究與評估,201601:18-20.

              [15]QAA.HandbookforInstitutionalAudit:EnglandandNorthernIreland[R].Gloucester:QAA,2006:1-23.

              [17]倪庚.英國高等教育質量評價標準的研究及啟示[J].教育教學論壇,201521:196-197.

              [18]嚴萍.高等教育第三方評估機構的基本特征與建設路徑.高教探索.2019年10:19-23+30

              作者簡介:王蘇霖2001.7-女,四川省南充人,成都市成華區成都理工大學計算機科學與技術專業本科生

            1. 軟文發布平臺
            2. 帆布水池
            3. 運維開發網
            4. IT新聞
            5. 淘寶erp
            6. 植物提取物網
            7. 站長網
            8. 青島月子會所
            9. 辦公家具
            10. 呱呱贊小程序
            11. 盈江新財網
            12. 工程拍照軟件
            13. 包裝新聞
            14. 甘州文化網
            15. 客服寶
            16. andon系統
            17. 系統
            18. 奢侈品回收
            19. 中國市場經濟網
            20. 黑客視野新聞
            21. 无码熟妇人妻AV在线一

                          <address id="jbxbh"></address>